药物流产!

作者:杜映波 廖翠萱
智深不晓得戒坛答应“能”“否”二字,却便道:“酒家记得。”

她说不清楚。

作者:宋天荷 江冬寒
本县尉司管下有两个都头∶一个唤做步兵都头,一个唤做马兵都头。

病情根本没有恶化!

作者:黄涵双 姚易烟
杨志道:“结果了这厮一个,那厮们都不敢追来!”

天色渐渐暗下。

作者:韩夏菡 崔从寒
晁盖大笑道:“先生所言,莫非北地生辰纲么?”

一舒服就容易犯困。

好像确实老实了。

/ 梁元香
个嫡亲哥哥,唤做黄文烨,与这文炳是一母所生二子。这黄文烨平生只是行善事,修桥补

武侠修真

至于谢玦,她在赌。

/ 苏听白
“谁?”那人也不答应。这滢妇在侧边伸手便扯去他头巾,露出光顶来,轻轻地骂一声:

都市言情

洪遵

/ 彭语蝶
因此时湘云之症已愈,天天过来瞧看,见宝玉明白了,便将他病中狂态形容了与他瞧,引的宝玉自己伏枕而笑.原来他起先那样竟是不知的,如今听人说还不信.无人时紫鹃在侧,宝玉又拉他的手问道:“你为什么唬我?"紫鹃道:“不过是哄你顽的,你就认真了."宝玉道:“你说的那样有情有理,如何是顽话。”紫鹃笑道:“那些顽话都是我编的.林家实没了人口,纵有也是极远的.族中也都不在苏州住,各省流寓不定.纵有人来接,老太太必不放去的。”宝玉道:“便老太太放去,我也不依。”紫鹃笑道:“果真的你不依?只怕是口里的话.你如今也大了,连亲也定下了,过二三年再娶了亲,你眼里还有谁了?"宝玉听了,又惊问:“谁定了亲?定了谁?"紫鹃笑道:“年里我听见老太太说,要定下琴姑娘呢.不然那么疼他?"宝玉笑道:“人人只说我傻,你比我更傻.不过是句顽话,他已经许给梅翰林家了.果然定下了他,我还是这个形景了?先是我发誓赌咒砸这劳什子,你都没劝过,说我疯的?刚刚的这几日才好了,你又来怄我。”一面说,一面咬牙切齿的,又说道:“我只愿这会子立刻我死了,把心迸出来你们瞧见了,然后连皮带骨一概都化成一股灰,____灰还有形迹,不如再化一股烟,_____烟还可凝聚,人还看见,须得一阵大乱风吹的四面八方都登时散了,这才好!"一面说,一面又滚下泪来.紫鹃忙上来握他的嘴,替他擦眼泪,又忙笑解说道:“你不用着急.这原是我心里着急,故来试你."宝玉听了,更又诧异,问道:“你又着什么急?"紫鹃笑道:“你知道,我并不是林家的人,我也和袭人鸳鸯是一伙的,偏把我给了林姑娘使.偏生他又和我极好,比他苏州带来的还好十倍,一时一刻我们两个离不开.我如今心里却愁,他倘或要去了,我必要跟了他去的.我是合家在这里,我若不去,辜负了我们素日的情常,若去,又弃了本家.所以我疑惑,故设出这谎话来问你,谁知你就傻闹起来。”宝玉笑道:“原来是你愁这个,所以你是傻子.从此后再别愁了.我只告诉你一句趸话:活着,咱们一处活着,不活着,咱们一处化灰化烟,如何?"紫鹃听了,心下暗暗筹画.忽有人回:“环爷兰哥儿问候。”宝玉道:“就说难为他们,我才睡了,不必进来。”婆子答应去了.紫鹃笑道:“你也好了,该放我回去瞧瞧我们那一个去了。”宝玉道:“正是这话.我昨日就要叫你去的,偏又忘了.我已经大好了,你就去罢。”紫鹃听说,方打叠铺盖妆奁之类.宝玉笑道:“我看见你文具里头有三两面镜子,你把那面小菱花的给我留下罢.我搁在枕头旁边,睡着好照,明儿出门带着也轻巧。”紫鹃听说,只得与他留下,先命人将东西送过去,然后别了众人,自回潇湘馆来.

历史军事

兴国皇宫。

/ 白静曼
贾母一时不吃了,大家方散,都洗了手,也有看花的,也有弄水看鱼的,游玩了一回.王夫人因回贾母说:“这里风大,才又吃了螃蟹,老太太还是回房去歇歇罢了.若高兴,明日再来逛逛。”贾母听了,笑道:“正是呢.我怕你们高兴,我走了又怕扫了你们的兴.既这么说,咱们就都去罢。”回头又嘱咐湘云:“别让你宝哥哥林姐姐多吃了。”湘云答应着.又嘱咐湘云宝钗二人说:“你两个也别多吃.那东西虽好吃,不是什么好的,吃多了肚子疼."二人忙应着送出园外,仍旧回来,令将残席收拾了另摆.宝玉道:“也不用摆,咱们且作诗.把那大团圆桌就放在当中,酒菜都放着.也不必拘定坐位,有爱吃的大家去吃,散坐岂不便宜。”宝钗道:“这话极是。”湘云道:“虽如此说,还有别人。”因又命另摆一桌,拣了热螃蟹来,请袭人,紫鹃,司棋,待书,入画,莺儿,翠墨等一处共坐.山坡桂树底下铺下两条花毡,命答应的婆子并小丫头等也都坐了,只管随意吃喝,等使唤再来.

科幻灵异

傅司白摇头,不语。

/ 郝谷冬
后你那们,要替刘高出色,不怕的入来。看我先射大门上左边门神的骨朵头。”搭上箭,拽

游戏竞技

难道,他也是?

/ 姚元霜
上一朴刀,搠翻在地,一脚踏住胸脯,喝道:“认得老爷么?”那汉在地下叫道:“爷爷!

最后更新